您当前位置: 圣才学习网首页 > 金融类 > 金融市场学

金融市场案例分析(二)

扫码手机阅读
用圣才电子书APP或微信扫一扫,在手机上阅读本文,也可分享给你的朋友。
评论(0
案例2
案例名称:俄罗斯金融危机
案例适用:金融市场与金融安全
 案例内容
1998年,俄罗斯金融市场的动荡愈演愈烈。俄金融市场投资者的心理崩溃,一场自俄罗斯独立以来最为严重的金融危机爆发了。
1998年8月17日,俄政府及中央银行发表了“联合声明”,对国内出现的金融危机采取“三大措施”:(1)扩大卢布汇率浮动幅度。放弃1997年11月11日宣布的1998--2000年“外汇走廊”(6.2卢布兑1美元,浮动幅度正负15%),将该汇率走廊扩大到6~9.5卢布兑1美元,卢布在此范围内浮动。外汇市场当天的成交价,即是央行的官方汇率。(2)延期清偿内债。1999年12月31 Et前到期的国家短期债券转换成新的国家有价证券,期限和收益率等条件另行公布。在转换手续完成前国债市场停止交易。俄罗斯政府曾号召国债持有者将债券转换成7年期和20年期的外汇债券,利率在12%以上。但在700多亿美元的内债市场上很少人响应,内债问题没有解决。(3)冻结部分外债。俄商业银行和公司在国外银行和投资公司的贷款、用有价证券作担保的贷款的保险金,以及定期外汇契约,其支付期冻结90天。同时禁止国外投资者将资金投入偿还期在一年内的卢布资产。政府强调,“冻结”不涉及政府借的外债。
“三大措施”出台后,俄国内金融危机并未得到缓解,相反,金融市场上一片混乱,对国家的政治、经济和社会产生了巨大的负面影响。就金融市场来看,汇市混乱、股市暴跌、债市停滞。卢布同美元的比价由1997年8月17 El的6.3:1暴跌为9月9日的22.4:1,贬值72%,6天后又反弹为8.9:1,升值160%;俄罗斯交易系统股价综合指数从一年前的230点跌为约40点;进入欧洲企业500强的14家俄罗斯工业企业的股票总市值由一年前的114。0亿美兀缩水为160亿美元。俄债市停业近4个月,政府债券在国际债市上的市值仅为面值的6%。
受冲击最大的是尚处于发展初期且十分稚嫩的银行系统,银行总资本、存款和吸收的贷款均减少了1/3。1998年第三季度,俄1500家银行中有590家亏损。在即将开始的银行系统重组中近一半银行将被迫宣布破产。
俄罗斯1998年爆发的3次金融危机使卢布贬值70%,失业人数大幅上升,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的人口由年初的1/5增至年底的1/3,90%以上的居民生活水平下降。
金融危机不仅冲击金融市场,还严重毁坏整个国民经济体系。1997年俄国内生产总值和工农业产值分别回升0.8%、1.9%和0.1%,1998年分别下降5.5%、6%和10%;1997年俄外贸额增长1.5%,1998年下降12%~13%;1997年通胀率为11%,1998年预计超过70%;1997年俄吸收外资105亿美元,1998年仅30亿美元。
俄罗斯金融危机在全球引起震动,尤其是拉丁美洲的一些与俄罗斯相似的石油出口国家,如委内瑞拉、巴西、阿根廷等国均受到很大冲击。至8月底,这些国家股票平均下跌30%,而拉美和东欧国家的金融动荡又涉及到欧美国家,8月27日,西欧国家股票市场价格平均下跌4%。
此次危机是俄罗斯自1997年秋季以来金融市场持续危机的全面激化。由于受东南亚金融市场动荡的冲击,从1997年10月开始,作为新兴市场的俄罗斯一直在危机的边缘徘徊,其经济结构中潜在的矛盾在外部环境的恶化中被激化出来。在1997年末和1998年1月末至2月初的两次市场大跌中,俄央行通过提高再贷款利率和人市干预收到了一定的效果。但是,由于财政状况的不断恶化导致债市投资气氛淡薄,俄央行微薄的外汇储备日益限制了其市场干预能力(1997年10月危机前外储备约为180亿美元,1998年以来一直在150亿美元左右)。另外,3月中下旬开始,俄罗斯持续了1个月的政府危机。市场形势的发展逐步超出了俄央行及财政部所能控制的范围。5月,短期国债的发行不畅日益严重,加剧了财政状况的恶化,投资者对俄政府偿债能力的怀疑达到顶峰,市场接连掀起抛售浪潮,债市、股市均降至近两年来的历史性低位,俄央行每日‘‘汇率走廊”上限也频频被突破。与此同时,有关俄政府无力偿债和卢布贬值的舆论日盛,加之国家杜马对政府的“稳定经济计划”没有表现出充分的合作态度,投资者心理濒临崩溃。8月初,新一轮东南亚金融动荡终于将俄罗斯推向全面危机。至此,要阻止债市的崩溃和卢布的贬值,对于同属“囊中羞涩”的俄财政部和俄央行而言,都已是“回天乏力”。
这是一场起源于债市崩溃,进而牵动股市、汇市,并殃及整个银行体系的金融银行业全面危机。俄罗斯金融市场的建构和发展一直是以债市为中心,债市的主体又是自1993年以来由财政部发行的期限在1年以内的短期国债。同时,外资在短期国债市场上的份额约为50%,正是这一特点决定了其历次危机大都起源于债市,这次也不例外。近年来,由于税收不力导致财政赤字日益严重,每周一次的短期国债拍卖发行就成了弥补赤字的主渠道。由于债券本身的偿还期短,在缺乏其他“非发行”资金来源的情况下,借新还旧也就逐渐成为一种必需,而这无形中已为铸造“金融金字塔”埋下了伏笔。1998年,在持续的危机下,外资在债市上一直是出多人少,外贸出口收入、私有化收入及税收来源的减少导致财政收支严重失衡,更加重了投资者对政府偿债能力的怀疑。5月份,1年期国债的二级市场收益率曾突破80%,到7月初,1个月期以上债券的年收益率均超过100%。与此同时,投资者在一级市场上所提出的收益率要求越来越高,最终迫使俄财政部在7月中旬以后接连3周放弃拍卖发行,仅仅靠“储备”和从欧洲市场上紧急筹资勉强偿债。8月17日,俄财政部及央行宣布“停止1999年底前到期国债的交易和偿付”成为“金融金字塔”坍塌的标志。债市的崩溃不仅造成了投资者资产的巨额缩水,更带来了卢布资产的严重贬值,因此,股市上即刻掀起一片抛售狂潮。为保值,从债市、股市撤离的资金涌向汇市,造成外汇供求关系的严重失衡,俄央行无力依靠微薄的储备去满足巨额需求,因此只有“贬值”。与以往历次金融市场动荡相比,此次危机对俄罗斯的银行体系造成了毁坏性的严重打击。一方面,由于银行业对金融市场尤其是债市的高度参与,债市的持续下跌乃至最后崩溃使其资产损失惨重;另一方面,债市持续下滑导致银行盈利严重减退,银行无力清偿庞大的对外到期债务;此外,在市场危机日益加重的情况下,储户的大规模挤提和银行间同业市场的实际停滞令银行,包括一些大银行顿时濒临破产的边缘。
另外,俄政府实行的“对外延期支付”和强制性“国债重组”,使其内部危机迅速向外蔓延,西方银行损失惨重。据初步统计,到1998年8月24日,属“延期支付”范畴的俄商业银行对西方银行债务为192亿美元,俄企业的欠债为60亿美元。根据8月25日公布的强制性“国债重组”方案,西方投资者称他们在此项的投资“将损失70%”。这两项措施使得对俄有债权关系的西方贷款银行的股票在8月17日以后均即刻大幅下跌,尤其是对俄银行贷款高达180亿马克左右的德国商业银行,对俄有直接投资以及大量出口俄罗斯的国外企业也不例外,加之对俄政治前景不明朗的顾虑,俄罗斯问题成为了随后的一系列欧美股市下跌、货币贬值的重要原因。
最后,卢布大幅度贬值以及俄央行缺乏足够干预能力,迫使俄罗斯放弃“汇率走廊”这一卢布目标管理浮动机制。从8月17日拓宽卢布“汇率走廊”到9月2日正式宣布放弃支持“汇率走廊”,是俄罗斯此次金融危机走向失控的标志。在约3周的时间里,卢布兑美元的官方牌价已由8月14日的6.43:1贬值到9月4日的16.99:1。市场?[率贬值幅度更大,9月4日莫斯科银行间,lffE交易所“电子自动对盘交易系统”卢布兑美元的当日牌价在18~19:1左右。在耗费了大量储备仍无力维持“汇率走廊”之后,俄央行曾试图推行一种浮动与固定汇率相结合的汇率机制,但运行的结果表明,这种机制无法反映市场的实际供求关系从而以失败告终。
案例分析
从本案例中我们可以看出,财政危机是引发俄罗斯此次金融危机的根源。正如案例中提到的:俄罗斯的这场金融危机的起源是其内债市场的崩溃,这背后则是国家严重的财政危机。20世纪90年代以后俄罗斯出口收入的减少使财政收入大量减少,并且税收工作很不力,造成了财政收支失衡。
金融市场的作用是呈正负双向双重性质的①。健全和发达的金融市场对促进一国经济与金融的发展有积极的意义。但是,我们应当认识到:如果金融市场的组成结构不合理,或是缺乏必要的调控和管理,让其自由地运作和发展,或是采取的管理方式不合理,那么金融市场对经济发展会产生消极的影响甚至破坏的作用。所以,各国应当建立均衡发展的金融市场,政府还应当采取合理的政策工具对金融市场进行积极的宏观调控,弱化其波动对经济金融发展的消极影响,强化其积极效应。
本案例中,一方面,从俄罗斯的金融市场结构来看,俄罗斯过于依靠短期国债的债市结构极不合理。俄当时债市的发行总额为650亿美元,其中居民法人持有近450亿美元的各种债券,并且在各种债券中,短期国债占3/4以上,其中又以6个月和3个月的为主。因此,在市场形势恶化的情况下,偿债压力过大,加速了债市的崩溃。另外,外资对俄罗斯的债市和股市的影响过大,使俄金融市场对外资过于依赖。另一方面,从俄罗斯的政府监管方面来看,俄政府的错误决策正是导致卢布汇率暴跌、股市狂泻,居民挤兑存款、抢购美元和商品等危机现象的原因。原因在于:(1)俄中央银行在债券市场发展伊始就没有采取谨慎的态度,不仅对商业银行资产结构中金融资产过多的情况没有采取监管措施,而且在本身外汇储备不足的情况下还将相当一部分储备用于短期国债投资。此外,俄央行还以维护卢布稳定为由,放弃对债市的支持,使得市场对央行的干预能力产生重大怀疑,而且使债市这一俄罗斯金融市场的重心从此失去了一个强有力的支持。(2)俄罗斯央行的汇率制度的制定也有相当大的问题。在1998年财政、国际收支及市场投资气氛均明显出现恶化的情况下,俄央行却没有对乐观估计的“汇率走廊”范围作出调整,相反,为维持该“汇率走廊”的运作,还多次耗费为数不多的储备,以致最后不得不完全放弃干预,对市场信心产生了很大的负面影响,并最终导致市场信心的彻底崩溃。(3)俄政府竟然对商业银行的资金投向没有任何限制,使得银行将资金过多地投入金融市场而不是实体经济,从而产生支付危机。
此外,本案例也突出显现了当今金融市场的国际化趋势。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一国金融市场的波动不仅可以引起本国国民经济的一系列变化,而且对世界金融市场也具有重大的影响。在经济一体化的潮流下,世界各个国家的金融市场已经日益成为全球金融市场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从本案例中我们看到,一方面,俄罗斯的金融危机是亚洲金融危机在国际间的延续。东南亚金融危机促使国际投资者对投资风险进行了调整,首先波及高收益、高风险的新兴市场。由于日韩等国外资的撤离,俄罗斯的金融市场掀起了外资撤离的浪潮,使得投资者信心丧失,导致卢布汇率大跌。后来的几年中,俄罗斯金融时常波澜迭起,债市股市濒临崩溃,汇市也严重吃紧,使政府大幅放宽“汇率走廊”的上限,并最终宣布放弃支持“汇率走廊”。另一方面,俄罗斯的金融危机也在全球引起了不小的震动,许多西方银行损失惨重,欧美股市下跌、货币贬值。
从俄罗斯的金融危机中我们可以看到,金融市场开放与金融安全间的权衡是各个国家建设金融市场过程中不可回避的一个问题。我们知道,金融市场开放程度比较高的国家受金融危机的影响也会比较严重,相反,金融管制较严的国家受到的冲击则比较轻。因此,在金融开放中,必须处理好金融开放与金融安全的关系。WTO关于“开放金融市场”的协议,对发达国家来说是可行的,但对绝大多数发展中国家来说则可能是不切实际的,即使对中等发达国家而言也需要一定的条件。金融市场的开放应与经济的发展和开放程度相适应。一个国家如果能够根据本国经济和发展水平科学地把握本国金融市场的开放程度并予以有效和适度的管制,则能引导国际资本有序流人本国并发挥积极作用,使其参与本国的资产货币化、货币资本化的过程,使本国的实物财富转化为货币财富,进而使得财富总量得以有效扩张;反之,如果一国不顾本国经济的客观发展水平而过度开放其金融市场,则有可能导致国际投机资本大量自由出人本国,进而引发金融危机或金融震荡,迄今为止,俄罗斯经济的自由化远未能实现,在价格、贸易的市场准人等方面与西方发达国家尚有较大距离;同时,在自由化改革过程中出现了一系列破坏性因素,削弱了俄经济的竞争力。但是,俄政府及其金融监管部门仍未摆脱“超级大国”的影子,没有能够科学客观地评价其经济发展水平,不合时宜地全面放开了货币市场和资本市场。即使在十分严峻的经济发展形势下,俄政府仍对金融市场采取十分开放的态度,特别是在证券业务方面,从而形成俄证券市场高度依赖外资的局面,使其证券市场经常承受着大幅度波动的风险,此次金融危机就是一个明显的实证。

小编工资已与此挂钩!一一分钱!求打赏↓ ↓ ↓

如果你喜欢本文章,请赐赏:

已赐赏的人
最新评论(共0条)评论一句